刘强东案女方当事人:我害怕他的权力,他会在

无论对当事女生还是刘强东,甚至是饭局上的其他人,混杂着“酒色”、“权力与商业”,强大的舆论风波搅乱了饭局上部分人的生活。如果这件事在别处发生,也没有Tao同学、DBA老师这样的报警者,事情可能是另一种走向。在旁观者看来,这起案件发酵背后,也是美国反性骚扰文化的崛起,以及中美两种文化的碰撞。

作为DBA项目的志愿者,Jingyao在采访中表现出的对酒局、大佬、商业和舆论的某种理解,也具有代表性。这不仅仅是一起民事诉讼,Jingyao作为一个学生志愿者初入社会的挫折,以及她在事件中表现出的“害怕与尊重,沉默与反抗”,是新时代中国商业社会人与人关系的一个剖面。

以下是《财经》与Liu Jingyao的对话。

饭局:“刘强东的话让我不安”

《财经》:你是否愿意说一下你当晚的经历?先从晚宴开始吧,你为什么会坐在刘强东身边?

Jingyao:我自己知道我的身份,不可能你想坐哪里就坐哪里,当天来的全部是大佬,身价至少五十个亿,你真的敢随便坐吗?大佬都没有落座,你先去坐下来,如果这样做的话不会有人骂你吗?

长头发的那个是我,本来一开始要指我在边上坐,后来一路指一路指,指了好几个座位,就把我指刘强东旁边了。

《财经》:为什么你走的时候调换了座位,换到了远离刘强东的座位?

Jingyao :因为之前刘强东跟我说的一些话让我特别不安。一开始大家都没有放开,后来大佬开始全部都站起来,互相举杯,我也不能坐着,也不能不喝。大家连续干了好几次之后气氛越来越开,刘强东就悄悄跟我说他喜欢我,要我第二天跟他去纽约,陪他3-4个晚上,他的助理会帮我把机票酒店都安排好,可以给我买头等舱,跟我一起坐私人飞机,我听了之后非常不安。

我就跟他的助理说,Alice(助理)也是个女孩子,她就带着我一起进了厕所。我说小姐姐,我身体有点不舒服,你帮我做点事情,就帮我叫一个车。

《财经》: 为什么你不自己叫车?

Jingyao : 我自己不好意思叫车,我不好意思先走。后来她(助理)说她看情况,没有说帮也没有说不帮。

《财经》: 因为你是一个志愿者?

Jingyao : 不能先走。其实我很疑惑,为什么大佬一定要喝酒,为什么领导喝你也必须喝。

《财经》:今天我从进门到你公寓只走了一两分钟,在视频里,你们怎么走了15分钟?

Jingyao :因为我喝多了,有点晕。中间绕了两遍,电梯还停错了一层,电梯停错的那层我按了,后来探出头,发现不对,然后我又回来,又按电梯,又重新回到我们进来的那个地方,又走了一遍电梯,这次终于走对了,我们就绕到后门去,从后门的地方再走回去。

《财经》:为什么你会去挽刘强东的胳膊?

Jingyao :我的主观意愿上,我不想主动碰他。他进门的时候也是抓着我的胳膊进的,后来我就一直都没有碰他。第一次电梯,是因为在里面迷路了。当时按了好几层,他就说你怎么回事,你认不认路,我肯定就先道歉,说不好意思我喝醉了,他就探了探胳膊说那你扶着我走吧,一开始在电梯我没有扶,出了电梯的时候他又说扶着我走吧,那我就扶了。

我不认为我的这个举止很亲密。

《财经》:他说跟你进公寓的时候,你有尝试过拒绝他吗?

Jingyao :你进来也行吧,因为你是刘强东,不是给了他优待,因为他是刘强东,即使他做了那些事情(备注:指车上的动作),我还是可以信任他。

《财经》:为什么?

Jingyao:因为他是刘强东。

《财经》:为什么他是刘强东就可以信任他?

Jingyao :第一他有名,他不会做败坏名声的事情,他有家庭,他有妻子,他很可能只是单纯喝多了,精虫上脑,就是这样的。后来酒醒了(指车程后半段和下车时),他也答应了不碰我,说他要送我上来,那没关系,那你就进来吧。因为我觉得他是讲理的,这么有名的一个人。

《财经》:在房间里的时候,你有反抗吗?

Jingyao :反抗是一直反抗,但是我没有打他 。

《财经》:你是怎么反抗的?语言还是肢体反抗?

Jingyao :都有,我说你不要这样。

《财经》:如果他真是强奸,你当时有意识到这个已经是犯罪了吗?

Jingyao :嗯,我知道那是犯罪,但因为他是刘强东。别人的话,我根本就不会让他进门,我就可能拿刀捅。但他是刘强东,我打他也不是,捅他也不是。

《财经》:你在害怕什么?

Jingyao :我怕他的权力,我担心跟他撕破脸之后,我以后可能在中国就找不到工作,或者在中国的商圈就找不到工作,可能就所有的实习都会被拒绝。

找不到实习,没有工作,那我怎么在中国活下去?那我是不是就不得不移民。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来源网络™
㊣ 内容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刘强东案女方当事人:我害怕他的权力,他会在
㊣ 本文永久链接: 刘强东案女方当事人:我害怕他的权力,他会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