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梦瑶:从入行那天起 就没有过安全感

在正在热映的电影《来电狂响》中,奚梦瑶饰演兼具着甜美和冷酷两种性格的女生。热恋中,她单纯天真到什么都信,什么时候都在笑;一旦遇到背叛,则换上了另一副现实、冰冷的面孔。

生活中,奚梦瑶也有着两副脸庞。T台上,她是仙气飘飘的超模;私下,她自认就是爱笑,就是,甜美。自从2017年维密秀场上摔倒之后,奚梦瑶承受着嘲讽,也在一夜之间,打开了知名度。

去年冬天,奚梦瑶如约站在2018年维密秀的舞台上,外界将她踏上高跟鞋,背上翅膀比做重生的“天使之路”。奚梦瑶没有过多感受,她也不愿意回想一年多之前那次摔倒,她的不解、困惑或者内疚,最终在网友的猛烈攻击下,化作了一句,“事情发生就发生了。”

A 模特VS演员

一个“关上”,一个“打开”

《来电狂响》改编自2016年上映的意大利电影《完美陌生人》,讲述了七位好友聚餐时公开手机信息、暴露各自秘密的故事。奚梦瑶演绎的白雪娇是一个富二代,被爱情背叛,让娇滴滴的她也有了炸裂、暴怒的一面。在奚梦瑶看来,片中白雪娇对与贾迪的这段感情,是特别投入和重视的,她虽然是被捧在手心的小公主,但在爱情里不计得失付出的同时,也会有刁蛮任性的那一面,并不是那么的“傻白甜”。

奚梦瑶自己的第一部手机是诺基亚,至今她还记得那款手机背后的壳是彩色的、可以更换的。她弄了好多手机壳,不断地换。在现实生活中,奚梦瑶在手机没电时也只能束手无策,“如果出门没带手机会选择回家,因为没有它付不了钱哪也去不了。”对奚梦瑶而言,情侣之间互相查看手机,是两个人无法互相信任的表现,“如果一份感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出了问题。”

谈到演员和模特两份工作之间的区别,奚梦瑶将其总结为“关上”和“打开”。模特要看起来高冷、漂亮,需要把自己的情绪关起来,但演员要打开自己的感受,要在很多人和摄影机面前去表达感情。

作为一个初登大银幕的新人,奚梦瑶是忐忑的,“由于并非专业演员出身,我也会怀疑,自己到底适不适合演戏,但就是想要尝试吧。”模特做了八年,对喜欢新鲜感的她来说,有机会探索另外一个领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也不是打官腔,说一定不能停止学习,但是你真的停下来,不觉得很无聊吗?人应该对自己提更高的要求。”

B 行业生态

喜新厌旧,新面孔就是强心针

奚梦瑶在东华大学学的是服装表演和设计。一天老师说,有个模特比赛可以去一下,她没想太多,只是看到参加比赛可以少上几节课,就报名了。赢得比赛、签约经纪公司,只身飞往纽约开启模特生涯,直到被Givenchy发掘,在国际时尚圈一路披荆斩棘。

刚入行的时候,走秀流行酷酷的中性风。那个时候红的是Freja,一个丹麦的模特,长得很帅。

在T台上,所有的宗旨都是为了卖掉衣服,设计师喜欢让你穿他的衣服是最重要的。奚梦瑶说,比如自己穿小碎花就是不好看,“很多设计师喜欢我穿外套,因为肩宽能撑起来。”

每一季大量的走秀让奚梦瑶看到了很多之前完全无法想象的漂亮衣服,看到设计师是怎么在自己身上做高定的。在时尚行业里,模特是年纪最小的,这让她有点无奈,“比如说造型师设计师,他们都是工作了好多年的,一个个品牌熬出来,这些东西是有沉淀的。大家对于模特的工作态度就是,你是小朋友,会比较照顾你,但也不会跟你讲很深的话,能学到的东西相对有限。”

同时,时尚圈又是最喜新厌旧的世界,新人的面孔永远是强心针。奚梦瑶说,自己算是出道很久了,别说一开始和她一起出道的那些人现在在哪里,她出道两三年之后遇到的那些人,现在都已经不知道在哪儿了,“更替的频率特别快。”说到这儿,她皱一下眉,“没太多的原因,就是没有那么喜欢你了。时尚要更新,是个常态。”

C 工作本质

模特就是工具比演员还孤独

2016年,奚梦瑶参加了真人秀《我们来了》,在国内曝光度增大。然而,和大家印象中一贯冷峻霸气、不食人间烟火的模特不同,奚梦瑶在节目中表现出的蹦蹦跳跳、卖萌傻笑更像是甜美可爱的娱乐明星,她带着南方口音的普通话被调侃为“太嗲”,因此被网友看做是“假”“做作”。奚梦瑶能感受到这些来自大众的不讨喜。她感到困惑并试图理解,但最终依然以“算了就这样吧”来化解自己,“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我没有遇过这种情况,只好放弃,告诉自己,就这样吧。”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来源网络™
㊣ 内容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奚梦瑶:从入行那天起 就没有过安全感
㊣ 本文永久链接: 奚梦瑶:从入行那天起 就没有过安全感